<p id="1tkge"></p>
  1. <td id="1tkge"><option id="1tkge"></option></td>
    1. <track id="1tkge"><strike id="1tkge"><b id="1tkge"></b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<table id="1tkge"><ruby id="1tkge"></ruby></table>
        <acronym id="1tkge"></acronym>
      1. <table id="1tkge"></table>
            今天是:   歡迎訪問通信維護技術行業的門戶網站!  
            設為首頁
           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網站地圖
            首頁 > 通信技術 > 傳輸技術 >
            分享到: 收藏

            NB-IoT知識
            2019-09-02 09:45:55   來源:   評論:0 點擊:

            通常,我們把物聯網設備分為三類:
            ①無需移動性,大數據量(上行),需較寬頻段,比如城市監控攝像頭。
            ②移動性強,需執行頻繁切換,小數據量,比如車隊追蹤管理。
            ③無需移動性,小數據量,對時延不敏感,比如智能抄表。
            NB-IoT正是為了應對第③種物聯網設備而生。
            NB-IoT源起于現階段物聯網的以下幾大需求:
            •覆蓋增強(增強20dB)
            •支持大規模連接,100K終端/200KHz小區
            •超低功耗,10年電池壽命
            •超低成本
            •最小化信令開銷,尤其是空口。
            •確保整個系統的安全性,包括核心網。
            •支持IP和非IP數據傳送。
            •支持短信(可選部署)。

            對于現有LTE網絡,并不能完全滿足以上需求。即使是LTE-A,關注的主要是載波聚合、雙連接和D2D等功能,并沒有考慮物聯網。
            比如,在覆蓋上,以水表為例,所處位置無線環境差,與智能手機相比,高度差導致信號差4dB,同時再蓋上蓋子,額外增加約10dB左右損耗,所以需要增強20dB。

            在大規模連接上,物聯網設備太多,如果用現有的LTE網絡去連接這些海量設備,會導致網絡過載,即使傳送的數據量小,可信令流量也夠得喝上幾壺。
            此外,NB-IoT有自己的特點,比如不再有QoS的概念,因為現階段的NB-IoT并不打算傳送時延敏感的數據包,像實時IMS一類的設備,在NB-IoT網絡里不會出現。
            因此,3GPP另辟蹊徑,在Release 13制定了NB-IoT標準來應對現階段的物聯網需求,在終端支持上也多了一個與NB-IoT對應的終端等級——cat-NB1。
            盡管NB-IoT和LTE緊密相關,且可集成于現有的LTE系統之上,很多地方是在LTE基礎上專為物聯網而優化設計,但從技術角度看,NB-IoT卻是獨立的新空口技術。
            今天,我們就來看看這一新空口技術到底有多新?
            1 網絡
            1.1 核心網
            為了將物聯網數據發送給應用,蜂窩物聯網(CIoT)在EPS定義了兩種優化方案:
            •CIoT EPS用戶面功能優化(User Plane CIoT EPS optimisation)
            •CIoT EPS控制面功能優化(Control Plane CIoT EPS optimisation)

            如上圖所示,紅線表示CIoT EPS控制面功能優化方案,藍線表示CIoT EPS用戶面功能優化方案。
            對于CIoT EPS控制面功能優化,上行數據從eNB(CIoT RAN)傳送至MME,在這里傳輸路徑分為兩個分支:或者通過SGW傳送到PGW再傳送到應用服務器,或者通過SCEF(Service Capa- bility Exposure Function)連接到應用服務器(CIoT Services),后者僅支持非IP數據傳送。下行數據傳送路徑一樣,只是方向相反。
            這一方案無需建立數據無線承載,數據包直接在信令無線承載上發送。因此,這一方案極適合非頻發的小數據包傳送。
            SCEF是專門為NB-IoT設計而新引入的,它用于在控制面上傳送非IP數據包,并為鑒權等網絡服務提供了一個抽象的接口。
            對于CIoT EPS用戶面功能優化,物聯網數據傳送方式和傳統數據流量一樣,在無線承載上發送數據,由SGW傳送到PGW再到應用服務器。因此,這種方案在建立連接時會產生額外開銷,不過,它的優勢是數據包序列傳送更快。
            這一方案支持IP數據和非IP數據傳送。
            1.2 接入網
            NB-IoT的接入網構架與LTE一樣。


            eNB通過S1接口連接到MME/S-GW,只是接口上傳送的是NB-IoT消息和數據。盡管NB-IoT沒有定義切換,但在兩個eNB之間依然有X2接口,X2接口使能UE在進入空閑狀態后,快速啟動resume流程,接入到其它eNB(resume流程將在本文后面詳述)。
            1.3 頻段
            NB-IoT沿用LTE定義的頻段號,Release 13為NB-IoT指定了14個頻段。

            2 物理層

            2.1 工作模式
            部署方式(Operation Modes)
            NB-IoT占用180KHz帶寬,這與在LTE幀結構中一個資源塊的帶寬是一樣的。所以,以下三種部署方式成為可能:

            1)獨立部署(Stand alone operation)
            適合用于重耕GSM頻段,GSM的信道帶寬為200KHz,這剛好為NB-IoT 180KHz帶寬辟出空間,且兩邊還有10KHz的保護間隔。

            2)保護帶部署(Guard band operation)
            利用LTE邊緣保護頻帶中未使用的180KHz帶寬的資源塊。
            3)帶內部署(In-band operation)
            利用LTE載波中間的任何資源塊。
            CE Level
            CE Level,即覆蓋增強等級(Coverage Enhancement Level)。從0到2,CE Level共三個等級,分別對應可對抗144dB、154dB、164dB的信號衰減?;九cNB-IoT終端之間會根據其所在的CE Level來選擇相對應的信息重發次數。
            雙工模式
            Release 13 NB-IoT僅支持FDD 半雙工type-B模式。
            FDD意味著上行和下行在頻率上分開,UE不會同時處理接收和發送。
            半雙工設計意味著只需多一個切換器去改變發送和接收模式,比起全雙工所需的元件,成本更低廉,且可降低電池能耗。

            在Release 12中,定義了半雙工分為type A和type B兩種類型,其中type B為Cat.0所用。在type A下,UE在發送上行信號時,其前面一個子幀的下行信號中最后一個Symbol不接收,用來作為保護時隙(Guard Period, GP),而在type B下,UE在發送上行信號時,其前面的子幀和后面的子幀都不接收下行信號,使得保護時隙加長,這對于設備的要求降低,且提高了信號的可靠性。

            2.2 下行鏈路
            對于下行鏈路,NB-IoT定義了三種物理信道:
            1)NPBCH,窄帶物理廣播信道。
            2)NPDCCH,窄帶物理下行控制信道。
            3)NPDSCH,窄帶物理下行共享信道。
            還定義了兩種物理信號:
            1)NRS,窄帶參考信號。
            2)NPSS和NSSS,主同步信號和輔同步信號。
            相比LTE,NB-IoT的下行物理信道較少,且去掉了PMCH(Physical Multicast channel,物理多播信道),原因是NB-IoT不提供多媒體廣播/組播服務。
            下圖是NB-IoT傳輸信道和物理信道之間的映射關系。

            MIB消息在NPBCH中傳輸,其余信令消息和數據在NPDSCH上傳輸,NPDCCH負責控制UE和eNB間的數據傳輸。
            NB-IoT下行調制方式為QPSK。NB-IoT下行最多支持兩個天線端口(Antenna Port),AP0和AP1。
            和LTE一樣,NB-IoT也有PCI(Physical Cell ID,物理小區標識),稱為NCellID(Narrowband physical cell ID),一共定義了504個NCellID。
            幀和時隙結構
            和LTE循環前綴(Normal CP)物理資源塊一樣,在頻域上由12個子載波(每個子載波寬度為15KHz)組成,在時域上由7個OFDM符號組成0.5ms的時隙,這樣保證了和LTE的相容性,對于帶內部署方式至關重要。

            每個時隙0.5ms,2個時隙就組成了一個子幀(SF),10個子幀組成一個無線幀(RF)。

            這就是NB-IoT的幀結構,依然和LTE一樣。
            NRS(窄帶參考信號)
            NRS(窄帶參考信號),也稱為導頻信號,主要作用是下行信道質量測量估計,用于UE端的相干檢測和解調。在用于廣播和下行專用信道時,所有下行子幀都要傳輸NRS,無論有無數據傳送。
            NB-IoT下行最多支持兩個天線端口,NRS只能在一個天線端口或兩個天線端口上傳輸,資源的位置在時間上與LTE的CRS(Cell-Specific Reference Signal,小區特定參考信號)錯開,在頻率上則與之相同,這樣在帶內部署(In-Band Operation)時,若檢測到CRS,可與NRS共同使用來做信道估測。

            ▲NRS資源位置
            同步信號
            NPSS為NB-IoT UE時間和頻率同步提供參考信號,與LTE不同的是,NPSS中不攜帶任何小區信息,NSSS帶有PCI。NPSS與NSSS在資源位置上避開了LTE的控制區域,其位置圖如下:

            ▲NPSS和NSSS資源位置
            NPSS的周期是10ms,NSSS的周期是20ms。NB-IoT UE在小區搜索時,會先檢測NPSS,因此NPSS的設計為短的ZC(Zadoff-Chu)序列,這降低了初步信號檢測和同步的復雜性。
            NBPBCH
            NBPBCH的TTI為640ms,承載MIB-NB(Narrowband Master Information Block),其余系統信息如SIB1-NB等承載于NPDSCH中。SIB1-NB為周期性出現,其余系統信息則由SIB1-NB中所帶的排程信息做排程。
            和LTE一樣,NB-PBCH端口數通過CRC mask識別,區別是NB-IOT最多只支持2端口。NB-IOT在解調MIB信息過程中確定小區天線端口數。
            在三種operation mode下,NB-PBCH均不使用前3個OFDM符號。In-band模式下NBPBCH假定存在4個LTE CRS端口,2個NRS端口進行速率匹配。

            ▲NPBCH映射到子幀

            ▲黃色小格表明NPBCH資源占用位置,洋紅色表示NRS,紫色代表CRS
            NPDCCH
            NPDCCH中承載的是DCI(Downlink Control Information),包含一個或多個UE上的資源分配和其他的控制信息。UE需要首先解調NPDCCH中的DCI,然后才能夠在相應的資源位置上解調屬于UE自己的NPDSCH(包括廣播消息,尋呼,UE的數據等)。NPDCCH包含了UL grant,以指示UE上行數據傳輸時所使用的資源。
            NPDCCH子幀設計如下圖所示:

            ▲淺綠色和深綠色代表NPDCCH使用的RE,紫色代表LTE CRS,藍色代表NRS。上圖表示在LTE單天線端口和NB-IoT2天線端口下in-band模式的映射
            NPDCCH的符號起始位置:對于in-band,如果是SIB子幀,起始位置為3,非SIB子幀,起始位置包含在SIB2-NB中;對于stand-alone和Guard band,起始位置統一為0。
            NPDCCH有別于LTE系統中的PDCCH的是,并非每個Subframe都有NPDCCH,而是周期性出現。NPDCCH有三種搜索空間(Search Space),分別用于排程一般數據傳輸、Random Access相關信息傳輸,以及尋呼(Paging)信息傳輸。
            各個Search Space有無線資源控制(RRC)配置相對應的最大重復次數Rmax,其Search Space的出現周期大小即為相應的Rmax與RRC層配置的一參數的乘積。
            RRC層也可配置一偏移(Offset)以調整Search Space的開始時間。在大部分的搜索空間配置中,所占用的資源大小為一PRB,僅有少數配置為占用6個Subcarrier。
            一個DCI中會帶有該DCI的重傳次數,以及DCI傳送結束后至其所排程的NPDSCH或NPUSCH所需的延遲時間,NB-IoT UE即可使用此DCI所在的Search Space的開始時間,來推算DCI的結束時間以及排程的數據的開始時間,以進行數據的傳送或接收。
            NPDSCH
            NPDSCH的子幀結構和NPDCCH一樣。
            NPDSCH是用來傳送下行數據以及系統信息,NPDSCH所占用的帶寬是一整個PRB大小。一個傳輸塊(Transport Block, TB)依據所使用的調制與編碼策略(MCS),可能需要使用多于一個子幀來傳輸,因此在NPDCCH中接收到的Downlink Assignment中會包含一個TB對應的子幀數目以及重傳次數指示。
            2.3 上行鏈路
            對于上行鏈路,NB-IoT定義了兩種物理信道:
            1)NPUSCH,窄帶物理上行共享信道。
            2)NPRACH,窄帶物理隨機接入信道。
            還有:
            1)DMRS,上行解調參考信號。
            NB-IoT上行傳輸信道和物理信道之間的映射關系如下圖:


            除了NPRACH,所有數據都通過NPUSCH傳輸。
            時隙結構
            NB-IoT上行使用SC-FDMA,考慮到NB-IoT終端的低成本需求,在上行要支持單頻(Single Tone)傳輸,子載波間隔除了原有的15KHz,還新制訂了3.75KHz的子載波間隔,共48個子載波。
            當采用15KHz子載波間隔時,資源分配和LTE一樣。當采用3.75KHz的子載波間隔時,如下圖所示:

            15KHz為3.75KHz的整數倍,所以對LTE系統干擾較小。由于下行的幀結構與LTE相同,為了使上行與下行相容,子載波空間為3.75KHz的幀結構中,一個時隙同樣包含7個Symbol,共2ms長,剛好是LTE時隙長度的4倍。
            此外,NB-IoT系統中的采樣頻率(Sampling Rate)為1.92MHz,子載波間隔為3.75KHz的幀結構中,一個Symbol的時間長度為512Ts(Sampling Duration),加上循環前綴(Cyclic Prefix, CP)長16Ts,共528Ts。因此,一個時隙包含7個Symbol再加上保護區間(Guard Period)共3840Ts,即2ms長。
            NPUSCH
            NPUSCH用來傳送上行數據以及上行控制信息。NPUSCH傳輸可使用單頻或多頻傳輸。

            ▲單頻與多頻傳輸
            在NPUSCH上,定義了兩種格式:format 1和format 2。NPUSCH format 1 為UL-SCH上的上行信道數據而設計,其資源塊不大于1000 bits;NPUSCH format 2傳送上行控制信息(UCI)。
            映射到傳輸快的最小單元叫資源單元(RU,resource unit),它由NPUSCH格式和子載波空間決定。
            有別于LTE系統中的資源分配的基本單位為子幀,NB-IoT根據子載波和時隙數目來作為資源分配的基本單位,如下表所示:

            對于NPUSCH format 1,
            當子載波空間為3.75 kHz時,只支持單頻傳輸,一個RU在頻域上包含1個子載波,在時域上包含16個時隙,所以,一個RU的長度為32ms。
            當子載波空間為15kHz時,支持單頻傳輸和多頻傳輸,一個RU包含1個子載波和16個時隙,長度為8ms;當一個RU包含12個子載波時,則有2個時隙的時間長度,即1ms,此資源單位剛好是LTE系統中的一個子幀。資源單位的時間長度設計為2的冪次方,是為了更有效的運用資源,避免產生資源空隙而造成資源浪費。
            對于NPUSCH format 2,
            RU總是由1個子載波和4個時隙組成,所以,當子載波空間為3.75 kHz時,一個RU時長為8ms;當子載波空間為15kHz時,一個RU時長為2ms。
            對于NPUSCH format 2,調制方式為BPSK。
            對于NPUSCH format 1,調制方式分為以下兩種情況:
            ●包含一個子載波的RU,采用BPSK和QPSK。
            ●其它情況下,采用QPSK。
            由于一個TB可能需要使用多個資源單位來傳輸,因此在NPDCCH中接收到的Uplink Grant中除了指示上行數據傳輸所使用的資源單位的子載波的索引(Index),也會包含一個TB對應的資源單位數目以及重傳次數指示。
            NPUSCH Format 2是NB-IoT終端用來傳送指示NPDSCH有無成功接收的HARQ-ACK/NACK,所使用的子載波的索引(Index)是在由對應的NPDSCH的下行分配(Downlink Assignment)中指示,重傳次數則由RRC參數配置。
            DMRS
            根據NPUSCH格式,DMRS每時隙傳輸1個或者3個SC-FDMA符號。

            ▲NPUSCH format 1。上圖中,對于子載波空間為15 kHz ,一個RU占用了6個子載波。

            ▲NPUSCH format 2,此格式下,RU通常只占一個子載波。
            NPRACH
            和LTE的Random Access Preamble使用ZC序列不同,NB-IoT的Random Access Preamble是單頻傳輸(3.75KHz子載波),且使用的Symbol為一定值。一次的Random Access Preamble傳送包含四個Symbol Group,一個Symbol Group是5個Symbol加上一CP,如下圖:

            ▲Radom Access Preamble Symbol Group
            每個Symbol Group之間會有跳頻。選擇傳送的Random Access Preamble即是選擇起始的子載波。
            基站會根據各個CE Level去配置相應的NPRACH資源,其流程如下圖:

            ▲NB-IoT Random Acces流程
            Random Access開始之前,NB-IoT終端會通過DL measurement(比如RSRP)來決定CE Level,并使用該CE Level指定的NPRACH資源。一旦Random Access Preamble傳送失敗,NB-IoT終端會在升級CE Level重新嘗試,直到嘗試完所有CE Level的NPRACH資源為止。
            3 小區接入
            NB-IoT的小區接入流程和LTE差不多:小區搜索取得頻率和符號同步、獲取SIB信息、啟動隨機接入流程建立RRC連接。當終端返回RRC_IDLE狀態,當需要進行數據發送或收到尋呼時,也會再次啟動隨機接入流程。
            3.1 協議棧和信令承載
            總的來說,NB-IoT協議?;贚TE設計,但是根據物聯網的需求,去掉了一些不必要的功能,減少了協議棧處理流程的開銷。因此,從協議棧的角度看,NB-IoT是新的空口協議。
            以無線承載(RB)為例,在LTE系統中,SRB(signalling radio bearers,信令無線承載)會部分復用,SRB0用來傳輸RRC消息,在邏輯信道CCCH上傳輸;而SRB1既用來傳輸RRC消息,也會包含NAS消息,其在邏輯信道DCCH上傳輸。
            LTE中還定義了SRB2,但NB-IoT沒有。
            此外,NB-IoT還定義一種新的信令無線承載SRB1bis,SRB1bis和SRB1的配置基本一致,除了沒有 PDCP,這也意味著在Control Plane CIoT EPS optimisation下只有SRB1bis,因為只有在這種模式才不需要。

            ▲NB-IoT協議棧
            3.2 系統信息
            NB-IoT經過簡化,去掉了一些對物聯網不必要的SIB,只保留了8個:

            •SIBType1-NB:小區接入和選擇,其它SIB調度
            •SIBType2-NB:無線資源分配信息
            •SIBType3-NB:小區重選信息
            •SIBType4-NB:Intra-frequency的鄰近Cell相關信息
            •SIBType5-NB:Inter-frequency的鄰近Cell相關信息
            •SIBType14-NB:接入禁止(Access Barring)
            •SIBType16-NB:GPS時間/世界標準時間信息
            需特別說明的是,SIB-NB是獨立于LTE系統傳送的,并非夾帶在原LTE的SIB之中。
            3.3 小區重選和移動性
            由于NB-IoT主要為非頻發小數據包流量而設計,所以RRC_CONNECTED中的切換過程并不需要,被移除了。如果需要改變服務小區,NB-IoT終端會進行RRC釋放,進入RRC_IDLE狀態,再重選至其他小區。
            在RRC_IDLE狀態,小區重選定義了intra frequency和inter frequency兩類小區,inter frequency指的是in-band operation下兩個180 kHz載波之間的重選。
            NB-IoT的小區重選機制也做了適度的簡化,由于NB-IoT 終端不支持緊急撥號功能,所以,當終端重選時無法找到Suitable Cell的情況下,終端不會暫時駐扎(Camp)在Acceptable Cell,而是持續搜尋直到找到Suitable Cell為止。根據3GPP TS 36.304定義,所謂Suitable Cell為可以提供正常服務的小區,而Acceptable Cell為僅能提供緊急服務的小區。
            3.4 隨機接入過程
            NB-IoT的RACH過程和LTE一樣,只是參數不同。
            基于競爭的NB-IOT隨機接入過程

            基于非競爭的NB-IOT隨機接入過程

            3.5 連接管理
            由于NB-IoT并不支持不同技術間的切換,所以RRC狀態模式也非常簡單。

            RRC Connection Establishment
            RRC Connection Establishment流程和LTE一樣,但內容卻不相同。

            很多原因都會引起RRC建立,但是,在NB-IoT中,RRCConnectionRequest中的Establishment Cause里沒有delayTolerantAccess,因為NB-IOT被預先假設為容忍延遲的。
            另外,在Establishment Cause里,UE將說明支持單頻或多頻的能力。
            與LTE不同的是,NB-IoT新增了Suspend-Resume流程。當基站釋放連接時,基站會下達指令讓NB-IoT終端進入Suspend模式,該Suspend指令帶有一組Resume ID,此時,終端進入Suspend模式并存儲當前的AS context。

            當終端需要再次進行數據傳輸時,只需要在RRC Connection Resume Request中攜帶Resume ID(如上圖第四步),基站即可通過此Resume ID來識別終端,并跳過相關配置信息交換,直接進入數據傳輸。
            簡而言之,在RRC_Connected至RRC_IDLE狀態時,NB-IoT終端會盡可能的保留RRC_Connected下所使用的無線資源分配和相關安全性配置,減少兩種狀態之間切換時所需的信息交換數量,以達到省電的目的。
            4 Data Transfer
            如前文所述,NB-IoT定義了兩種數據傳輸模式:Control Plane CIoT EPS optimisation方案和User Plane CIoT EPS optimisation方案。對于數據發起方,由終端選擇決定哪一種方案。對于數據接收方,由MME參考終端**慣,選擇決定哪一種方案。
            4.1 Control Plane CIoT EPS Optimisation
            對于Control Plane CIoT EPS Optimisation,終端和基站間的數據交換在RRC級上完成。對于下行,數據包附帶在RRCConnectionSetup消息里;對于上行,數據包附帶在RRCConnectionSetupComplete消息里。如果數據量過大,RRC不能完成全部傳輸,將使用DLInformationTransfer和ULInformationTransfer消息繼續傳送。

            這兩類消息中包含的是帶有NAS消息的byte數組,其對應NB-IoT數據包,因此,對于基站是透明的,UE的RRC也會將它直接轉發給上一層。
            在這種傳輸模式下,沒有RRC connection reconfiguration流程,數據在RRC connection setup消息里傳送,或者在RRC connection setup之后立即RRC connection release并啟動resume流程。
            4.2 User Plane CIoT EPS optimisation
            在User Plane CIoT EPS optimisation模式下,數據通過傳統的用戶面傳送,為了降低物聯網終端的復雜性,只可以同時配置一個或兩個DRB。
            此時,有兩種情況:
            •當RRC連接釋放時,RRC連接釋放會攜帶攜帶Resume ID,并啟動resume流程,如果resume成功,更新密匙安全建立后,保留了先前RRC_Connected的無線承載也隨之建立。


            •當RRC連接釋放時,如果RRC連接釋放沒有攜帶攜帶Resume ID,或者resume請求失敗,安全和無線承載建立過程如下圖所示:

            首先,通過SecurityModeCommand和SecurityModeComplete建立AS級安全。
            在SecurityModeCommand消息中,基站使用SRB1和DRB提供加密算法和對SRB1完整性保護。LTE中定義的所有算法都包含在NB-IoT里。
            當安全激活后,進入RRC connection reconfiguration流程建立DRBs。

            在重配置消息中,基站為UE提供無線承載,包括RLC和邏輯信道配置。PDCP僅配置于DRBs,因為SRB采用默認值。在MAC配置中,將提供BSR、SR、DRX等配置。最后,物理配置提供將數據映射到時隙和頻率的參數。
            4.3 多載波配置
            在RRCConnectionReconfiguration消息中,可在上下行設置一個額外的載波,稱為非錨定載波(non-anchor carrier)。
            基于多載波配置,系統可以在一個小區里同時提供多個載波服務,因此,NB-IoT的載波可以分為兩類:提供NPSS、NSSS與承載NPBCH和系統信息的載波稱為Anchor Carrier,其余的載波則稱為Non-Anchor Carrier。
            當提供non-anchor載波時,UE在此載波上接收所有數據,但同步、廣播和尋呼等消息只能在Anchor Carrier上接收。
            NB-IoT終端一律需要在Anchor Carrier上面Random Access,基站會在Random Access過程中傳送Non-Anchor Carrier調度信息,以將終端卸載至Non-Anchor Carrier上進行后續數據傳輸,避免Anchor Carrier的無線資源吃緊。
            另外,單個NB-IoT終端同一時間只能在一個載波上傳送數據,不允許同時在Anchor Carrier和Non-Anchor Carrier上傳送數據。


            相關熱詞搜索:NB-IoT 知識

            上一篇:PON光功率計算
            下一篇:怎樣跳纖

            无码免费的毛片基地
              <p id="1tkge"></p>
            1. <td id="1tkge"><option id="1tkge"></option></td>
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1tkge"><strike id="1tkge"><b id="1tkge"></b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1tkge"><ruby id="1tkge"></ruby></table>
  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1tkge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1. <table id="1tkge"></table>